EVIL

如鱼饮水 冷暖自知

喜欢你是我最深的不安
其余的心事请你就别管







这大概比较适合面面了,突然想起这首歌

      沈巍上了船并未坐下,心里的悸动一直没有平复,无数次想开口又无数次压抑住那股冲动,负手而立于船头之上,听着那船桨拨开水流的哗哗声,一时间觉得这空间太安静,太灰暗,一点生机都没有,放眼望去只有迷雾,层层叠叠拨不开。
     

        空气里流动着寂静,却总让沈巍有些不安与别扭,即便是他这种喜静的人也有些不自在,他斟酌了一下,开口问到,“这黄泉上还有其他的摆渡人吗?”
     

     “有。”回答既简短又平淡,沈巍继续问:“为何都看不到他们?”
    

      “摆渡人之间很少碰面,黄泉之大,难以碰见。”
    

        “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沈巍的心猛的一顿,不知为何刺刺的疼着,这机械式的回答让沈巍心里的别扭又加重了一些,他甚至想掀起这摆渡人的斗笠看看他的脸。可他是沈巍,是黑袍使,这么失礼的行为他不能做。他站在船头微微愣神,那摆渡人也不与他交谈,不知不觉,船便靠了岸。
     

      “多谢。”沈巍回头道谢,那白衣摆渡人却没回话,默默离开了这里。沈巍怀揣着那份异样的感觉继续向前走去,便看到那飘扬的长幡,偏偏这冥界没有风,长幡却猎猎作响,奈何桥三个大字在上边若隐若现。奈何桥是青石板铺就的,尽显沧桑之感,像是走过这奈何桥的人将所有无奈与悲苦,伤疤与磨难都留在这桥上,像是被时间冲刷后的沉淀,安慰却藏着一丝躁动,平淡却还有暗流。桥旁立着一块石头,不算厚,上边笔力遒劲的写着奈何桥,看起来光滑,摸起来却稍微有些粗糙,带来一丝丝的麻木。石碑的旁边有一张木桌,几个黑色瓷碗,一个酒坛,一位灰衣少女坐在那里,一碗一碗的满上。
       
      
  

余生予你

        魇公子带着鬼面去山里的竹屋,那是他在鬼面沉睡的那些天里建起来的暂时住处,毕竟山里物资较少,鬼面身体虚弱,眼睛失明,生活不便,回龙城生活比较方便,而且龙城为地星与海星的交界地,能量充足,虽不如大封那般适合鬼面恢复,却也足够,再者,大封危险至极,鬼面现在的身体不足以应付,而龙城市区又有沈巍赵云澜他们在,折中之计只能在城区周边定居,鬼面恢复虽然会慢一些,好歹也不会有什么危险。魇公子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开个心理咨询室,发挥一下特长,带着鬼面过普通人的生活。

        鬼面现在想的是,自己又变回以前的那个废物,又没了眼睛,什么都不如,是不是该再死一次,可又舍不得哥哥,能再听听他训斥自己也好啊……呵,自己倒也太贱了,哥哥都有赵云澜了,怎么会在乎他呢?能在乎的,不过是不让自己捣乱,去破坏哥哥好不容易建立的和平吧……鬼面垂下眼睫,他仿佛又回到了天柱一般,无边的黑暗淹没了所有感官,他像濒死的人在海里沉沉浮浮,毫无方向,他不知道的是,自从他失明之后,他的眼睛就变成了灰色,和头发一样的颜色,看不到一点光亮,没有一丝希望,那星辰大海都消失在蒙蒙灰雾中。他的体温也消失了,但他感觉不到了,他现在就像那冰棺一样,毫无温度,没有生机。


        魇公子扶着鬼面走出山洞,因为看不见,走的不快,不长的路总显得很漫长,鬼面心里一直压抑着不安,但他从来没有说出来,孤独的太久,他已经不会轻易的表达情感,不会外漏情绪,把所有难过、委屈和不安都憋在心里,他知道应该和魇公子说声谢谢,可从来没人教他怎么与人相处,怎么对人好,或者去接受别人的好意,在那漫长的岁月里,他能感受到的,大多是这世界给他的恶意,人人皆盼他死,无人不唾弃他,憎恶他,即便是他未曾做错过什么,他甚至来不及去看看这世界繁华万千,风花雪月,就被判了死刑。说到底,他不过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却没得到过谁给的温暖,没得到过爱,无人理解,无人倾听,不怪他伤口腐烂,他心里有一块地方,一直都是空的……

        沈巍稍微准备了一下,动身去往冥府。身为斩魂使,出入哪一个地界都毫无阻碍,只是冥界他并不熟悉,于是,便走了逝去之人进入冥界的那个入口,他走过无边的迷雾,这雾看似扰乱方向,但其实无论你走哪个方向,都会到达忘川,那里有摆渡人,载着亡魂漂流在黄泉上,摆渡人很少能互相碰面,他们将亡魂送往奈何桥,饮一碗孟婆汤,忘掉前尘往事,再入轮回,开始新一轮人生。也有人因执念深重,不肯喝那孟婆汤,有的带着记忆轮回,而有的人,未到奈何桥,就留在了忘川。说起忘川,它能让人去最想去的地方,见到最想见得人,完成最想做却未能做的事,普通人自是不会看到那些幻象,只有执念异常深重的人,能看见自己所想之景,无论多么强大的人,都会有遗憾或是弱点,他们会为自己内心的渴望留在忘川,他们的身体会浸泡在黄泉水中,时间一长,他们便会逐渐虚弱,不知不觉,魂飞魄散,化为忘川的一部分永存。于是,忘川黄泉的岸上,开满了血红的曼珠沙华,无风却兀自摇曳,像是轻轻诉说着什么,思念着什么。


        沈巍穿过迷雾,到达忘川的起点,那里有一条船,船上一人撑蒿而立,白衣胜雪,带着一个白色的斗笠,斗笠四周全是白纱,长的得及地,完全看不清那人的全部容颜。可沈巍心里却莫名的一钝,自此他进了冥界,对夜尊的感应非但没有更强烈,反而直接断开了,像是有人故意而为,好像有一层什么东西包围着夜尊,不是囚禁,更像是保护,他看了一眼面前的人,第六感强烈的叫嚣着这是夜尊,但是他并不确定,他犹豫着,不知道是否该直接问这沉默的摆渡人。

    

         在他踌躇不决的时候,那摆渡人开口说话了,“先生可是要坐船?”明明是问句,却听不出任何疑问的感觉,声音有些缥缈,平淡如水,不起丝毫波澜,甚至有些冰冷,不过例行公事而已,沈巍的心突然空了一下,不知为何被某种酸涩的感情填满,他有些失落,可原因他还搞不懂,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说这就是夜尊,就是他,快开口问他,快带他走,这些声音在他心底叫嚣着,沸腾着,如岩浆一般仿佛要喷涌而出,这不像自己,沈巍拼命压抑下内心的想法,对着摆渡人微微颔首,坐上了他的船。

阿先的图没有水印,微博搬来的,可以说是非常超级喜欢阿先了,希望阿先好好的呀😊😊😊

        沈巍被赵云澜强迫性的按在床上休息了几天,他现在的身体确实不支持他去找夜尊,静心修养了几天后,沈巍便准备四处走动,寻找弟弟了。他在学校请了半个月的假,该抓紧时间了。

      “不是,我说黑老哥,你不会就打算这么走遍世界的去找他吧?”赵云澜一脸怀疑人生的问沈巍,“如果走遍世界能让我找到他,那有什么不可以的,他应该还有鬼王的心头血护体,我还能感应到他,只是这感应太微弱了,时有时无,并不稳定,要这样找他比走遍世界难多了。”沈巍第一次语气飞快的说完那么多话,赵云澜显然是愣住了,看来是真的急了,要不就沈教授平常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怎么会这样突变呢。“可我们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啊。不如我们待在一出,下次你感应到夜尊的时候,不会有那么多纷扰。”这方法确实可行,他在感应夜尊时总会被外界干扰,难以准确定位夜尊。沈巍尽量的少去人多的地方,本来也不是什么喜欢热闹的人,会去的地方无外乎家、学校和特调处。

        离他出院后不久的一天,沈巍突然无比清晰的感应到了夜尊,当时他正着特调处翻阅资料,猛的指尖一顿,夜尊在移动,他能感觉到,但具体位置并不清晰,好像有什么东西笼罩着他一样,那地方大概阴冷黑暗,沈巍思量着,不可能是大封之地,夜尊力量不足,回大封会被鬼族攻击,那就只剩那个地方了……那个他未曾踏足之地……


      “赵云澜,我得去个地方。”沈巍确认了一下去二楼找赵云澜,估计是知道沈巍可能知道些什么了,赵云澜毫不犹豫的开口,“我和你一起去。”“不行,此行是未知,我一个人去,你不能冒这个险,你还得坐镇特调处,保护海星。”沈巍是一脸真诚与信任,让赵云澜想挣扎的话咽在了肚子里,他又何尝不了解沈巍,“小心点。”千言万语憋了半天最后只能说这么几个字。沈巍坚定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了。

     

        而冥界依旧是那样,黑暗,阴冷,却又那么不寻常,“今天有客人来了。”冥王站在忘川边上轻轻的说到,转身回到冥府,迎接贵客。

相聚时把盏言欢
离别时各自艰难

罪与罚

你说

是你的错

你何错之有

是我

是我有罪

我罪在诞于大不敬之地

我罪在生而为鬼王

我罪在嗜血残忍本性为恶

我罪在与你相遇相识

我罪在对一个不能爱的人动了心

我罪在以为万年能换你一眼回眸

我罪在荒废时间去换虚无

我罪在将真心给了你被你践踏

我罪在痴人说梦自欺欺人

我有罪

我十恶不赦 罪该万死

你放心

我会死的

你会如愿我会死在你手

你放心

一定

一定

如此

便罚我与暗为伍永不见光

罚我看你与他人成双成对

罚我爱你似近在眼前却遥不可及

罚我孤独一生飞灰湮灭

罚我再也不要遇见你

罚我……呵……

就那么死了也好

我就解脱了

我能做的最正确的事

惟愿与君绝

     余生予你
 

        鬼面没有言语,也没有动作,就那样站在那里,像一尊雕像,阳光将他的影子投在地上,就那样,静静的,仿佛空气都凝固了。
    

      “还有,你的能量也没了。现在你就相当于一个普通人。”没了,没了,什么都没了,也就是说,又变回以前那个,什么都没有的废物了吗?不,连废物都不如,眼睛,也没了啊……

       “哈,哈哈哈哈……”鬼面突然笑了,他笑的那样大声,那样畅快,仿佛是有什么开心的事,仿佛他欣喜若狂。他笑的癫狂,像是戏子,独自在舞台上演绎疯狂。好像这样笑着,就能缓解所有的不安,就能忘掉那些痛苦与委屈,就能真的开心。但,那怎么可能呢,一万年都没痊愈的伤口,怎会在一时间重新生长,那伤口只会不断的溃烂,直到哪天他死去,化为尘埃,才会消散。他笑了很久很久,久到魇公子以为他脑子也受损了,他才停下,“我心头血也没有了,你怎么救得我?”那声音低沉喑哑,却冰冷的让人战栗。

       “……黄泉之下,生有一株植物,以千万生人之血灌溉,吸百十怨魂生长,开花,结果,其种可救人一命,起死回生,没有名字,我叫它穷途。”“哦?为何?”“不到穷途末路,断没有人愿赴凶恶之地去寻此物,知道的人也很少,可偏是这死地生出的东西,能使人绝地逢生,再临人间,是谓穷途。”穷途……末路,倒是很配,“所以,在我心脏里的,不过是个种子?”鬼面像是听到什么笑话,又勾起嘴角。“……因为是怨魂与鲜血供养,月圆之夜必遭反噬,锥心蚀骨……”“呵,锥心蚀骨吗?你从哪得来这东西?”比这还疼的伤他都受过,在乎什么锥心蚀骨,鬼面随口一问,“那是很久的事,是一位故人……”

        鬼面抬眼看他,什么也没有,只觉得做了这个动作能真的看见什么,对着永恒的黑暗开口,“你把我当成谁。”魇公子一惊,鬼面的洞察力一直都很强,他已经很控制自己的语气了,却依旧被他听出了端倪。“是我没保护好他,还无耻的在你身上寻找他的影子,没把你当成谁,只是不想再后悔一次,不是什么事都能拿来做梦境的。”魇公子轻轻叹了一口气。“我们现在在山区,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能久住,调养几天我们得离开,去城市里。”“回龙城吧。”鬼面沉默了一会,淡淡的说到。魇公子一时吃惊,无法言语,“你就不怕……”“我已经是已死之人了,还怕什么,我还有什么可失去的吗,我还怕失去什么吗?”鬼面打断魇公子的话,这几句话那么轻,那么轻,却又那么沉重,透着苍凉与绝望。像是对魇公子说的,又像是在问自己,“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大不了魂飞魄散。”对吧,哥哥。

              渡
      “哥。”那人一身白衣翻飞,灰白的发丝随风起舞,声音含笑,眼底尽是喜悦之情,他背后的光芒很刺眼,让人误以为是天神下凡,他眉眼弯弯向沈巍伸手,沈巍刚想去握住他的手,那人的衣服却突然变成血色长衫,鲜艳的胜过嫁衣,嘴角的鲜血绽放,妖艳无比,眼里的欣喜变的苦涩,盛满了悲伤与委屈,眼角一滴清泪要落不落,徒增凄凉,脸上像是玻璃碎裂一样,一块块瓦解崩塌,那染血的薄唇轻启,“哥,我会死的,我会让你如愿,我会死在你手里的。”沈巍突然发现自己的斩魂刀插在他心脏上,他看着熟悉的面容慢慢破碎消失,他想喊出来,却发不出声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有什么梗在心头,钝钝的疼着,有些苦,有些涩,他喘不上气。

       眨眼间场景一换,还是那人,依旧是一袭白衣,站在断崖旁,浅笑安然,叫他一声“哥哥。”沈巍突然想落泪,不知为何眼眶一热,他快步走上前想拥抱那个他熟悉却又感到陌生的人,未等自己走到,断崖上已无人负手而立,他冲上前,断崖下是白衣胜雪在不停坠落,一句轻飘飘的话传到他耳朵里,“惟愿与君绝。”他身体一僵,眼泪克制不住的涌出,却再也看不见他。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难过?

        就这样,像是陷入一个怪圈,沈巍不断看到夜尊的美好,在他们待过的所有地方,初见时总是笑着的,喜悦的容颜如阳春三月暖人心,可最后的画面总是夜尊死去,各种各样的死,沈巍杀死他或是他自己无言离去。他总会说一句话,他说自己会死在沈巍手里,会让沈巍如愿以偿,他说愿就此与沈巍断绝。沈巍不懂,他不明白,为什么,怎么会这么难过,明明夜尊十恶不赦,可为什么心还是会疼,他发现自己其实根本不了解他,不管是从前的鬼面还是现在的夜尊,他只能看着他一遍遍在自己眼前死去,不管他怎么挽留,就算是他求着夜尊,最后都是一个结果。

        沈巍终于崩溃了,他嘶吼着,太疼了,心难过的好像要跳不动了,他怎么都不明白,他怎么能明白,他第一次怎么刻骨的体会到生不如死,他试过,在这里他不会死,只能一遍遍的看着夜尊变成碎片消逝,就算是守着昆仑转世的一万年,他都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无奈,这样的疼痛,他知道这是想要他明白什么,可他猜不透,到底是什么。“这是你对我的惩罚吗?夜尊,你到底想要什么呢?”他闭了闭眼,克制住将要喷涌的感情,那汹涌而来不知道名为什么的情绪。

        恍惚间,一道亮眼的光芒划破黑夜,沈巍睁开眼睛。他看见赵云澜坐在自己身边,一脸紧张,眼底的焦灼是真情实意,这若放在从前,他定会为赵云澜担心自己而窃喜,现在他弄不明白了,赵云澜对他到底算什么,自己于赵云澜又算什么。他猛地坐起来,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你们都没事?”他开口问到,声音低哑的不像他自己的,“你放心,大家都很好,倒是你,躺了一个多月。”赵云澜安慰着他,沈巍伸手扶额,发现自己还是小鬼王的装扮,“我这是……”“啊,那什么,没人敢给你换衣服,就……”赵云澜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无妨。”他垂下眼睫,突然想起什么,“……夜尊呢?”赵云澜一僵,犹豫着,又像下定决心,轻轻的开口,“他,死了。”
       
        死了,是啊,他是死了啊。沈巍没有动作,房间里安静的有些诡异,沈巍突然掀开被子下床,“哎,黑老哥你干嘛去?”赵云澜有些着急,沈巍看起来太反常了。“去找他。”沈巍平静的回答,“不是,你还没恢复好,再说了,你怎么找,等你好了再去找他也不迟。”赵云澜想打消他这个念头,沈巍有自己的想法,“双生之间的感应还在,他还没死。”沈巍毫无波澜,声音像是机器一般的冷漠。“我得,去找他。”

        可,去找他干什么呢,再杀死他一次吗,就像梦里那样……他不知道,只是觉得只有找到夜尊,有些问题才会有答案。

难写,太难写了,不知道怎么写才能写出沈巍对面面有意思😔😔😔毕竟一万年的执念不是那么容易就放的下的,写的很牵强,凑合着看吧。